我妈生日我忘了,我们为妈庆生日

  • 日期:08-25
  • 点击:(1913)


  素我直颜

  upload-images.jianshu.ioupload_images13107765-97078df43c49449f.jpg

  妈,我不孝,真的!

  我妈辛辛苦苦养了我几十年,我竟然连她的生日都忘了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。

  就在昨天,我妹发300元钱给我,我一脸懵逼,问道:“你发钱给我干嘛?我有。”

  她发了一句语音说:“你不知道妈妈明天过生吗?”

  我惭愧的说,我真的忘记,公历和农历我实在是分不清。

  我妹说,知道了,你和她卖一个蛋糕吧!小时那种也可以,这是给你的钱。

  她发给我,我退还给她,她又发我,我没有管它了,让红包自生自灭。

  我们的生日,不管什么时候,我妈都记得。小时时候,我家很穷,我妈去城里卖菜,和我们买那种一块五钱的奶油蛋糕,和现在那种小杯的冰淇淋差不多大小,下层是蛋糕,上层是奶油,看见我妈拿给我们时,我们高兴坏了,真的非常幸福而又知足,真想上去亲上我妈几口的冲动。我们从未吃过蛋糕,就是在电视、别人家、街上…………看见过,感觉味道很好,哈喇子直流那种。

  现在长大了,常常因在外读书而忘记过生日,我早习惯了平常而又忙碌的生活,生日这种特殊日子不是我过的,我也不喜欢过什么生日,只是记得出生的数字罢了。

  然而,在我生日这天,我妈打了电话给我,问我今天过生日记不得了。我说记不得了!问我,吃了些什么。我说,就和平常一样啊!她叫我,和朋友出去或自己吃一顿好的。我说,嗯!已经吃了,好不好没有关系,你们在家吃好点,多注意身体啊!我们你不要担心,天天吃肉,都不想吃了。我沉默了,听着她话,她的话,我怎么会信了,那么节俭的人,时刻都想着我们。每次和她打电话,我都要走到没有人的地方去打,因为我讲的是家乡话,我怕被同学或别人听见,还有就是怕被别人看见我打电话的表情,忍不住想哭的表情。我和她打不了多久的电话,打久了生怕在她面前哭出来。

  这天,妈妈生日,是妹妹告诉我的,连我弟也不知道,真是两个“没良心”的儿子啊!还是我妹,比较爱我妈。

  upload-images.jianshu.ioupload_images13107765-c03380888ba129a7.jpg

  这天,她没有放假,也没有请假,照常上班,她这样辛苦工作,都是为了我们,为了这个家,很多时候于心不忍仔细久看她,因为我怕哭出来。我妈是我的泪腺,控制我的眼泪。看得越久,出的越多。

  我妈,在昨天晚上就嘱咐我爸,“你明天杀一个鸡给他们吃。”

  在我妹不告诉我,妈妈过生,我肯定猜不出,有事情需要杀鸡庆祝。我坐在凳子上,朝我妈喊了几声,欲言又止好几次,终于说出了心里话。

  问道,妹妹说你明天过生。我妈只是笑了笑,而我是更不好意思了。我说,明天我去一下城里,有点事情。她肯定是猜到我去搞什么呢!

  这天,我爸妈都起得早,我妈上班,我爸因为身体差的原因,没有上班。我妈车坏了又几天了,我爸送我妈去上班。

  回来后,杀了一只鸡,这鸡是我妈养的,快一年了,在生蛋了。

  我起床,已经八点多了,不是没有醒,而是还困,不想起床。我爸杀鸡拔毛清理内脏切好腌制煮熟一气呵成,他的厨艺,我没有半句话说,是真的好。连我妈也赞叹不已,常常说对我爸说,“你菜煮得好,你煮吧!”

  我完饭,我就坐公交车去城里了,家乡的早上的太阳,犹如上午一样烈,就像靠近在我头顶一样,朝着自己烤,出门没几步,汗水已流满面,想想我妈在厂子里工作,岂不是汗流浃背用汗洗澡嘛?

  我真的不知道我妈,这些年是怎样扛过来的,我真的不孝,我又无能为力。

  我在城里转了转,找了几家蛋糕店,我走进去,老板娘很热情问道:“你买蛋糕吗?”

  我说,是的。

  请问是谁过生日啊!

  我说,是我妈!

  大多年纪?

  四十多岁……,还挺年轻嘛!有你这样的的儿子,她真幸福。

  “嗯呢!”我惭愧的答道,我知道,这也是她的客套话,谁又能证明买一个蛋糕就是孝顺呢?在外人看来,这也许就是孝顺吧!可我不觉得。她打开手机,让我看图片挑选蛋糕,我看了看,都感觉很鲜艳亮丽的,就选一个巧克力水果蛋糕。

  我她多少钱?她说68元。

  她说,现在要还是……

  现在就要,我静静的坐在蛋糕店里等着,与其说是等着,到不如说我看聚精会神的看那些玻璃柜里做好的蛋糕,精致而华丽,温馨而又幸福,丝滑而又美味,静雅而又温柔的躺在柜中,好看极了,对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心动。

  然而,老板娘没用和我拿柜里蛋糕,是帮我亲手现做了一个。

  她在柜台做得很快,也没仔细看制作的过程,就是适当的瞟了几眼,我也不好意思走进瞧。

  大概等了十五分钟吧!做好并帮我打好包了,走的时候说,回去了,放在冰箱里,冷藏一下,会好吃些。

  我说,可以,谢谢了。

  提着蛋糕,走在路上,洋溢着笑容,也没有买其他水果了,家里都有。买多了,我妈肯定会说我,不懂节约。公交车来了,我慢慢的上去,车位已满,我并不介意。

  站着,全都投来羡慕的阳光,示意为好。我也朝他们礼貌的点点头,所为陌生人,但都为本地人,友好纯朴。

  回到家,我已经忍不住脱衣了,打开风扇狂吹,“爽!”

  蛋糕,已叫弟弟放入冰箱。

  upload-images.jianshu.ioupload_images13107765-615dfb97d809b019.jpg

  下午夜,妈妈回来了!看见我的买的蛋糕,只是很开心,没有说什么,而我妹的钱,我也没有要,但也从银行取三百元给她,跟她说,是妹妹给她的。她也非常高兴接下了。

  晚上,我妹打电话给妈妈,说我没有要她的钱,而是自己出的钱,我说,是妹妹的钱,不相信就算了。我只是想,感谢妹妹能及时的告诉我,妈妈过生日,也感谢妈妈养育了我们这么多年,没有真正过一个像样的生日。

  过完这个生日,我妈四十八岁了,而也我21岁了。古人云,五十知天命。而我正直桃李年华。以后的日子,是他们幸福之时。

  儿的理想很远大,请勿挂念担心儿,忘忧!享福!

  upload-images.jianshu.ioupload_images13107765-31fcfe9d4de3f81f.jpg

达到当天最大量